探访江夏方舱医院 武汉最后2家方舱医院休舱
来源:探访江夏方舱医院 武汉最后2家方舱医院休舱发稿时间:2020-04-03 09:36:24


《图片报》:这位政客故意感染新冠病毒

对此,达塞尔解释说,在一个家里生活,“几乎不可能在一起生活两星期而不被感染”。他认为,长期目标也应是让人们获得对新冠病毒的免疫能力。

02“散装”美国的医疗物资“争夺赛”

他同时坦承,虽然自己现在已经几乎痊愈了,但实际上,所花费的时间远比想象中长,过程也比想象艰难。

随着感染人数指数式暴涨,不少美国民众终于开始重视这场曾经被视为普通流感的疫情。然而令人糟心的是,全球范围内医疗物资紧缺的浪潮也覆盖到了美国身上,像纽约这样疫情较为严重的地区,防护设备和呼吸机储备“捉襟见肘”。

早在1月20日,美国就确诊了首例新冠肺炎患者。但彼时,似乎鲜有人在意这种病毒的“突袭”。一直到快两个月后,美国大多数民众才回过神来,而此时,美国确诊病例已经数以万计了,全球范围内的确诊人数更是以十万为单位。

报道称,听到这番话的记者也惊住了:“因为您想和她在一起,所以就让自己被她传染?您作为一名应该做榜样的政治人士,这样做合适吗?”

接着,他还表示,两个人一起生活14天几乎不可能不被传染,“所以,我故意让自己快速感染(病毒),这样隔离期也不用延长到4个星期。如果在她隔离期结束时我被感染,(隔离期)就必须延长。”

纽约州长科莫对于当地疫情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在向联邦政府请求支援三万台呼吸机不果后,终于在周二的新闻记者会上“大吐苦水”,对美国联邦紧急措施署“隔空喊话”,指责联邦政府在调动医疗物资上不力。纽约市长德布拉西奥更是自3月19日起,一连3天在发布会上质问美国总统:“你没有运用政府的手段,你一直在犹豫”;“你只是看着,等着”;“任何负责任的总统,都会和我们沟通如何处理疫情”。

文中详细描述了美国约翰斯 · 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向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寻求实战经验,并得到迅速回应的事件。文章还讲述了在美东时间3月19日,这场连接杭州、武汉和美国约翰斯· 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哈佛大学医学院布莱根妇女医院四地的跨洋视频研讨交流的讨论内容。据介绍,在长达一个半小时的视频会议上,82名美国传染病学专家针对新冠病毒肺炎提出了各种问题。对此,浙大二院的中国同行给出了细致的解答。